TOGO论坛_安徽生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69|回复: 0

[大嘴快报]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三百三十一章、谁还会记得哀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0 08: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三百三十一章、谁还会记得哀家
皇后有没有病,有什么病,易嬴并不在乎,而且易嬴宁愿相信皇后没病。因为,皇后如果没病,她这样摔到易嬴身上也就如同现代社会的投怀送抱一样,易嬴“自然”一把也就不算什么。可如果不是如此,易嬴就会有**烦。如果在现代社会,要摆脱这个困境很简单。那就是硬上,能上得上,不能上也得上。想上得上,不想上也得上。不然,女人吃亏的只是身体,男人吃亏的却是立场,还有被女人利用的危险。所以与之相比,还是男人吃亏更多。因此遇到这种状况,身在官场,男人是没有退缩理由的。至少上了女人身体,也算一种补偿。或许有人会说委屈?但这世上谁不是从委屈中活过来的。人之不如意十有**,官场之不如意更是十有九十,这也是千里为官只为财的真正来源。不求财、不求权、不求女人,这辈子不是白受委屈了?在委屈中求乐,这才是官员的真正生活。正当易嬴胡思乱想时,退出书房的太监、宫女也已将宫门关上了。男女授受不亲?这种事对一般女人有效,但对后宫嫔妃却没效。因为谁也不相信后宫嫔妃敢偷男人,而且为了争夺权势,后宫嫔妃也必须与外官交往。“少师大人,你且抬起头来。”由于先前的混乱,易嬴一直都是跪在地上,并没有趁机站起。毕竟皇后虽然是自己摔到易嬴身上,并没人看到易嬴的“自然”动作,但这种身体接触对官员来说仍是一种大不敬。听到皇后呼声,易嬴抬起脸来,再次在皇后脸上看到那种似笑非笑的笑容,不禁湿疹不能吃什么一咧嘴。换成现代官场,女人遇到这种事还会有笑意,易嬴早就脱光衣服扑上去了。但在北越国官场,面对的乃是皇后,易嬴却看出图婧脸上的笑容更带有一种得计的意味。好像这事即便不是她主动设计的,她也在寻思着能从中捞取什么好处了。要捞好处,那得人人都有好处可捞才行,所以易嬴也跟着在脸上抽了抽笑容道:“皇后殿下,您要保重凤体啊!”“保重凤体干什么?保重凤体继续给少师大人趁机占便宜吗?”。说着湿疹是否传染皇后就从先前被宫女扶着坐下的椅子上站起,来到易嬴身前,再次俯了俯身体。当然,图婧不是还想像先前那样跌上一次,而是想要提醒易嬴先前对自己做过什么。因为只有让易嬴牢记这件事,图婧才能从易嬴身上获得源源不断好处。由于北越国对皇室宗亲的递减制度,图婧的娘家早已经败落,甚至想与其他图氏结亲都不可能。不是当初大明公主图莲和北越国皇帝图韫都认为应该找个娘家势力薄弱的皇后,并且图婧又长得的确美艳无方,这皇后位置也轮不到图婧来坐。所以,因为图氏血脉淡薄,图婧虽然也不喜欢易嬴相貌,但却不会像正统图氏那样对易嬴的相貌一见就到达厌恶的顶峰。因此被易嬴捏揉胸脯,被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捏揉自己身为国母的胸脯。这不仅会让男人刺激起来,也会让某些女人刺激起来。当然,这不怨图婧想要寻找刺激。因为宫中生活年复一年,即便图婧不是不可以在宫中见见大臣、亲戚,但自己却很难有机会出宫,这对年少入宫的图婧来说,生活还是太缺乏刺激了。…,可现在居然有大臣敢趁皇后立足不稳时轻薄皇后,甚至还是一个公认的又老又丑之人。这事情即便不放在图婧自己身上,便是放在其他嫔妃身上,乃至其他国家皇后身上,也足够图婧刺激得不行了。听到图婧询问,易嬴的身体就一阵颤抖。这不是吓的,而是同样被图婧刺激了。因为,这固然是图婧的一种威胁,放在真正的北越国官员身上,肯定会吓得五体投地。但易嬴却并不是真正的北越国官员,知道图婧即便有威胁之意,但也是不准备再追究自己了。或许图婧只是想找自己换些利益,但易嬴却看出了她能原谅自己一次,肯定也能原谅自己第二次。不然她仅原谅自己一次,想要再找自己换取利益不就全无意义了?所以,真正的官员或许不敢这样去想,更不敢去实践,但易嬴却不同。饱受现代官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浸yin,易嬴膝行着张臂就扑上去急呼道:“皇后殿下饶命啊!饶命啊!”嘴中说着恳求饶命的话语,易嬴却在图婧反应过来前就张臂抱住了图婧腰臀,更将头脸埋到了图婧胯下,一边用脑袋磨蹭、鼻子猛吸,抱住图婧腰臀的双手更是又捏又揉起来。“啊!……你,你你,大胆……”图婧为什么要原谅易嬴?因为她不原谅易嬴又能干什么?别人都不知道易嬴对图婧做过什么,难道图婧自己还能说出去?所以,原谅易嬴,并以此威胁易嬴,图婧不仅是想从易嬴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同样也是不得不原谅易嬴。但在北越国一直秉持着礼教熏陶,图婧虽然不清楚易嬴先前怎会如此“大胆”,但也没想到易嬴仍敢继续“大胆”下去。因为,图婧可以原谅易嬴一次,但却不等于次次都能原谅易嬴。可刚才就觉得这事情挺刺激,突然又被易嬴扑上来猛占便宜,不说生气,至少又羞又窘的心理却立即在图婧胸中占了上凤。易嬴虽然的确在猛占图婧便宜,但他可没空去感受这便宜,双耳一直在竖着偷听皇后在上面的动静。等到皇后只说出一声“大胆”,身体又在易嬴摸捏、蹭揉的怀抱下颤抖起来时。不说是机会来了,易嬴也知道自己这一把赌对了。因为,比起易嬴害怕被人知道自己轻薄了皇后,鱼鳞病的症状有哪些皇后显然更不想这事情被人知道。或许皇后会想暗地里对付易嬴,但却绝对不会公开对付易嬴。至于皇后会不会暗地里对付易嬴,易嬴并不担心。因为,朝廷中想要暗地里对付易嬴的人多去了,不在乎多皇后一个。何况有丹地、苏三在,还有春兰坐镇少师府,易嬴并不会真去担心什么人暗地里的小动作。所以,在听到图婧带着一丝颤抖的“大胆”训斥时,易嬴虽然停止了脑袋磨蹭,双手却依旧在图婧臀肉上揉捏,脸也凑在图婧胯下发出一声声用力吸气声道:“皇后殿下,卑职的确是大胆。但奈何错过一次,卑职就再没有回头机会了,求皇后殿下怜惜。”“……混,混帐,你这逆臣竟敢叫哀家怜惜,你还想叫哀家怎么怜惜于你,你还不快快放开哀家。”听到易嬴一声重过一声的吸气声,甚至能感到易嬴的呼吸在自己下身所带来的阵阵热气,再加上臀肉上传来的毫不留情揉湿疹是怎么引起的捏,图婧也被易嬴的大胆惊得花容失色,也是羞得花容失色。…,如果图婧先前不是已觉得被易嬴捏揉胸脯很刺激,如果现在书房中不是只有图婧和易嬴两人,图婧肯定不会允许易嬴继续下去。但图婧能原谅易嬴一次就能原谅易嬴第二次,再加上书房中已没有旁人,图婧也不可能找到求救对象,更不敢让人看到自己被易嬴轻薄的丑事。否则不然易嬴的人头难保,恐怕图婧自己也会被北越国皇帝图韫暗中灭口。因此在训斥易嬴时,图婧就不知不觉带上了一丝哀求声音。听出图婧语气中哀求,易嬴的兴致顿时再次上来了,依旧抱着图婧该做什么的做什么道:“不要,如果皇后殿下不肯怜惜微臣,微臣宁可一错再错也不放开皇后殿下。”“你,你竟敢威胁哀家。”宁可一错再错也不放开皇后殿下?听出易嬴有意威胁自己,图婧也有些惊慌,甚至惊怒了。“微臣不敢威胁皇后殿下,只是皇后殿下既然于微臣还有利益上的需求,为何又不能怜惜微臣。皇后殿下不怜惜微臣,又如何相信微臣真是在为皇后殿下着想。微臣的名声,皇后殿下想必早有所闻,难道只以小小威胁,皇后殿下就认为能让微臣死心塌地为皇后殿下效命吗?”。“你说什么?你……啊!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不要……”再次听到易嬴不是辩解的辩解,图婧也不知是不是该要恼怒起来,却有些不忿自己身为国母竟会被一个大臣威胁。可没等图婧继续说下去,易嬴稍一放开图婧臀肉就将她的裙底掀了起来,然后整个人都钻了进去。随着易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图婧亵裤,贴上脸去,图婧先是尖叫一声,然后就满脸羞红地被易嬴抱在脱发的偏方有哪些站着那里“唔唔!呓呓!”呻吟起来。※※※※※※在现代社会中,不仅女人可以服侍男人,男人同样可以服侍女人。但在北越国这样的古代社会里,却只有女人服侍男人,没有男人服侍女人,更不说用口舌来服侍女人的稀罕事。所以,当易嬴心满意足地将图婧已经有些发软的身体放开时,不等易嬴站起来,图婧就已经有些浑身发软,也是浑身发颤地顺势坐在了易嬴曲起的太腿上。望着图婧满脸羞窘却又不敢望向自己的红润双脸,易嬴就将图婧在怀中抱住,握住图婧丰胸,轻舔着图婧耳朵道:“微臣多谢皇后殿下怜惜,皇后殿下的琼浆玉液乃是天下至美之味也。”“唔!少师大人你太过分了,你这样却叫哀家如何自处啊!”生气?别说这种状况在现代社会都很难让女人板下脸来生气,即便图婧贵为国母皇后,北越国仍是一个男尊女卑社会。所以,对于易嬴竟会用说辩天下之嘴来口舌服侍自己下面,图婧真是有些羞窘得不敢说感动,却又不知该怎么责备易嬴。而自己下身都已经被易嬴用口舌服侍过了,再是被易嬴捏住胸脯、亲吻耳朵说自己蜜液的好话,图婧根本就不敢再望向易嬴。面对这种状况,易嬴知道古代女人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在易嬴轻薄下面时立即在上面咬舌自尽以求名节,二就是破罐子破摔,无可无不可地接受更多过分的事。所以,图婧既然没咬舌,易嬴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一边拉下图婧胸口的绯衣,让两个饱满山峦峰拥而出,易嬴就一边将图婧放倒在书房地面上道:“皇后殿下国色天香,微臣情难自禁。还望皇后殿下莫怪微臣得寸进尺。”…,“唔!你这个死人……,现在还说这话干什么。”不是说耐受不住,而是知道事已至此,再阻止易嬴也没用,图婧就不禁略带哀怨地叹息了一声。叹息自己命运,叹息易嬴大胆。※※※※※※云歇雨散后,易嬴就将白肉一般的图婧抱在怀中,坐在两人翻腾过无数遍的桌案上说道:“皇后殿下,微臣没让殿下失望吧!”“你个死老倌,真是太够劲了!可你怎么现在还说什么微臣。”与其他图氏女子不同,结束与易嬴的欢愉后,图婧并没有特别恼怒,也没有特别兴奋。虽然嘴中刚说过撩动人心的话语,却又很快在易嬴怀中无比温存起来。抚摸着图婧饱满的胸脯,易嬴就亲着图婧的红唇说道:“那娘子你想夫君称你什么?”“讨厌,谁是你母亲子,但你就是不能说自己是微臣。”全然没有图氏女子的做态,也没有皇后的做态,图婧在易嬴怀中就好像一个已得到抚慰的普通女人一样。虽然这让易嬴有些惊奇,但也不会太鱼鳞病的治疗方法奇怪。毕竟不说内宫中还有许多嫔妃,便是从北越国皇帝图韫开始去冉丞相中沾花惹草开始,图婧都不知多少日子没有与男性温存过了。易嬴虽然又老又丑,但到了床上,却也是个真正的男人。因此摸捏着图婧身体,易嬴就说道:“那皇后娘子日后还肯怜惜某吗?”。“嗯,要是你敢不常来,哀家绝对不会放过你。”只是男女之欢,只是为了男女之欢,图婧将胳膊紧紧挽在易嬴脖子上说道:“可是少师大人,你说哀家都已经从了你,你却也给哀家说说往后该怎么办好吗?哀家现在实在有些不知该何去何从。”“皇后殿下,那你说如果没有太子还朝,皇后殿下又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吗?”。清楚皇后殿下为什么召见自己,易嬴也不会对图婧的询问感到奇怪。图婧迟疑一下道:“这个,……那哀家更是不知将来该何去何从了。所以,少师大人能不能也给哀家出一个主意!”如果没有太子还朝,继承皇位的即便不是育王图濠、浚王图浪,却也同样是一个与皇后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不像太子继位,皇后至少还是个名义上的太后。所以比起太子还朝的状况,图婧更清楚如果没有太子,她这皇后的身份只会更尴尬荨麻疹早期图片。看到图婧已明白太子对自己的重要性,易嬴也放心说道:“如果皇后殿下能意识到没有太子,皇后殿下的立场将会更难堪,某或许还有个主意。但皇后殿下如果不满太子和大明公主的存在,某就没办法了。”“哀家不是不满,但少师大人当初怎么不将太子交给哀家来带呢?即便是记在哀家名下,也好过哀家不知该怎么去面对大明公主吧!”终于说到这事,图婧言语中就多了一丝幽怨。“皇后殿下此言差矣。”易嬴却亲了一下图婧嘴唇道:“如果将太子寄在皇后殿下名下,皇后殿下能保护好太子吗?所以那不仅太子有难,皇后殿下也会有难。而太子如今即便是寄在大明公主名下,但与内宫中其他妃子所出又有什么不同。”“所以陛下在世时,为了陛下自己的名声,皇后殿下是绝对不用担心自己的皇后地位的。”“因此,皇后殿下若再有什么所望,也应该是为将来所望,为太子登基后所望才对。”…,能在鱼鳞病偏方北越国皇帝图韫和大明公主图莲不在位时勉强撑起朝政,图婧自然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想想便也在易嬴怀中点头道:“那少师大人有何主意吗?”。“很简单,爱护太子,视太子为己出,并以大明公主为尊就行了。”“当然,更要远离朝政。因为比起对朝政的兴趣,大明公主更在皇后之上,所以避开与大明公主冲突,皇后殿下应该能安度余年。”“只是安度余年吗?那将来还有谁记得哀家。”谁还会记得哀家?图婧的话虽然说的极为幽怨,易嬴却看出她不是因对“失去”什么权力而不满,而是生怕被人遗忘。搂着图婧捏了捏胸脯,易嬴说道:“皇后殿下说什么谁会记得殿下,某不是会一直记得皇后殿下吗?不过某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告诉皇后殿下。小儿湿疹症状图片”“讨厌,谁要你这个死老倌记得了,你还想说什么?”告诉图婧垂帘听政危险不危险?危险。但这总好过图婧被不明真相的人撺掇去反对大明公主。而且以大明公主的能力,易嬴根本不认为图婧知道垂帘听政后又能怎样。找出人来反对图莲?那最多是给大明公主借口清理一批人而已。所以没考虑太久,易嬴就将图莲想要垂帘听政,甚至很可能要当一次女皇上的事情都给图婧说了说。而第一次听说这事,图婧同样在易嬴怀中听得花容失色,身惊胆颤道:“……什?什么?少师大人你说大明公主想当女皇上,这,这怎么能成……”“皇后殿下,知道某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事吗?”。“就因为这事不是大明公主想做,而是天英门想要她去做。而且以太子的年纪,以大明公主的岁数,即便大明公主真做了几日女皇上,让女性终于堂堂正正屹立在历史上,最终还不是要还政于现在的太子。”“而且,由于大明公主乃是太子义母,皇后殿下才是真正的国母。因此大明公主若真想垂帘听政,也只得与皇后殿下共同垂帘听政,实行两宫垂帘听政的政策才有可能。”“两宫垂帘听政?哀家也要垂帘听政吗?”。听到自己也要和大明公主一起垂帘听政,图婧顿时就有些不知是喜是忧起来。易嬴说道:“所以,如果大明公主真想顺利垂帘听政,她是必须保证皇后殿下的利益的。”“因此,皇后殿下只要顺从大明公主之意,别说大明公主不会对付皇后殿下,天英门也不会对付皇后殿下,不然那就太过明显了。毕竟天英门只想在北越国试行垂帘听政和女皇之制,并非想要取图氏而代之,不然某又怎会一力顺从?”听到这里,图婧脸色才真正好转起来。因为,如果所有事情都是大明公主一人搞出来的,身后没有一个可以制约大明公主的人,图婧怎么都不会放心。但大明公主身后如果还有一个天英门可供制约,与天英门合作,图婧的利益就能真正保全。因此想了想,图婧说道:“少师大人,既是如此,却不知少师大人可否安排妾身与天英门主一见。如是那样,妾身也答应全力配合天英门在北越国的垂帘听政一事。”“放心,交给某好了。”图婧的配合重不重要,当然重要。因为,图婧如果不是皇后,图婧对天英门的垂帘听政就是无足轻重人物。但正因为图婧是北越国皇后,图婧在垂帘听政一事上的配合才对天英门尤为重要。因为除非是提前除去图婧,天英门的垂帘听政不能没有图婧配合。可与图婧已经表示出可以配合的态度下,如果天英门还要强行除去图婧以推行垂帘听政,那还不如直接做皇帝、做女皇更便当。所以不是自信,易嬴绝对相信天英门主愿与图婧见上一面。只是要安排图婧与天英门主见面,易嬴自己青春痘的治疗方法却很可能不得不与天英门主再见上一面。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那就有些不好说了。。,
皇后有没有病,有什么病,易嬴并不在乎,而且易嬴宁愿相信皇后没病。因为,皇后如果没病,她这样摔到易嬴身上也就如同现代社会的投怀送抱一样,易嬴“自然”一把也就不算什么。可如果不是如此,易嬴就会有**烦。如果在现代社会,要摆脱这个困境很简单。那就是硬上,能上得上,不能上也得上。想上得上,不想上也得上。不然,女人吃亏的只是身体,男人吃亏的却玩美房东-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结束!是立场,还有被女人利用的危险。所以与之相比,还是男人吃亏更多。因此遇到这种状况,身在官场,男人是没有退缩理由的。至少上了女人身体,也算一种补偿。或许有人会说委屈?但这世上谁不是从委屈中活过来的。人之不如意十有**,官场之不如意更是十有九十,这也是千里为官只为财的真正来源。不求财、不求权、不求女人,这辈子不是白受委屈了?在委屈中求乐,这才是官员的真正生活。正当易嬴胡思乱想时,退出书房的太监、宫女也已将宫门关上了。男女授受不亲?这种事对一般女人有效,但对后宫嫔妃却没效。因为谁也不相信后宫嫔妃敢偷男人,而且为了争夺权势,后宫嫔妃也必须与外官交往。“少师大人,你且抬起头来。”由于先前的混乱,易嬴一直都是跪在地上,并没有趁机站起。毕竟皇后虽然是自己摔到易嬴身上,并没人看到易嬴的“自然”动作,但这种身体接触对官员来说仍是一种大不敬。听到皇后呼声,易嬴抬起脸来,再次在皇后脸上看到那种似笑非笑的笑容,不禁一咧嘴。换成现代官场,女人遇到这种事还会有笑意,易嬴早就脱光轮回剑典-第一卷 剑心 第十二章 忽悠衣服扑上去了。但在北越国官场,面对的乃是皇后,易嬴却看出图婧脸上的笑容更带有一种得计的意味。好像这事即便不是她主大道主-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贪财小贼动设计的,她也在寻思着能从中捞取什么好处了。要捞好处,那得人人都有好处可捞才行,所以易嬴也跟着在脸上抽了抽笑容道:“皇后殿下,您要保重凤体啊!”“保重凤体干什么?保重凤体继续给少轮回剑典-第一卷 剑心 第八十一章 分身苏醒师大人趁机占便宜吗?”。说着皇后就从先前被宫女扶着坐下的椅子上站起,来到易嬴身前,再次俯了俯身体。当然,图婧不是还想像先前那样跌上一次,而是想要提醒易嬴先前对自己做过什么。因为只有让易嬴牢记这件事,图婧才能从易嬴身上获得源源不断好处。由于北越国对皇室宗亲的递减制度,图婧的娘家早已经败落,甚至想与其他图氏结亲都不可能。不是当初大明公主图莲和北越国皇帝图韫都认为应该找个娘家势力薄弱的皇后,并且图婧又长得的确美艳无方,这皇后位置也轮不到图婧来坐。所以,因为图氏血脉淡薄,图婧虽然也不喜欢易嬴相貌,但却不会像正统图氏那样对易嬴的相貌一见就到达厌恶的顶峰。因此被易嬴捏揉胸脯,被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捏揉自己身为国母的胸脯。这不仅会让男人刺激起来,也会让某些女人刺激起来。当然,这不怨图婧想要寻找刺激。因为宫中生活年复一年,即便图婧不是不可以在宫中见见大臣、亲戚,但自己却很难有机会出宫,这对年少入宫的图婧来说,生活还是太缺乏刺激了。…,可现在居然有大臣敢趁皇后立足不稳时轻薄皇后,甚至还是一个公认的又老又丑之人。这事情即便不放在图婧自己身上,便是放在其他嫔妃身上,乃至其他国家皇后身上,也足够图婧刺激得不行了。听到图婧询问,易嬴的身体就一阵颤抖。这不是吓的,而是同样被图婧刺激了。因为,这固然是图婧的一种威胁,放在真正的北越国官员身上,肯定会吓得五体投地。但易嬴却并不是真正的北越国官员,知道图婧即便有威胁之意,但也是不准备再追究自己了。或许图婧只是想找自己换些利益,但易嬴却看出了她能原谅自己一次,肯定也能原谅自己第二次。不然她仅原谅自己一次,想要再找自己换取利益不就全无意义了?所以,真正的官员或许不敢这样去想,更不敢去实践,但易嬴却不同。饱受现代官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浸yin,易嬴膝行着张臂就扑上去急呼道:“皇后殿下饶命啊!饶命啊!”嘴中说着恳求饶命的话语,易嬴却在图婧反应过来前就张臂抱住了图婧腰臀,更将头脸埋到了图婧胯下,一边用脑袋磨蹭、鼻子猛吸,抱住图婧腰臀的双手更是又捏又揉起来。“啊!……你,你你,大胆……”图婧为什么要原谅易嬴?因为她不原谅易嬴又能干什么?别人都不知道易嬴对图婧做过什么,难道图婧自己还能说出去?所以,原谅易嬴,并以此威胁易嬴,图婧不仅是想从易嬴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同样也是不得不原谅易嬴。但在北越国一直秉持着礼教熏陶,图婧虽然不清楚易嬴先前怎会如此“大胆”,但也没想到易嬴仍敢继续“大胆”下去。因为,图婧可以原谅易嬴一次,但却不等于次次都能原谅易嬴。可刚才就觉得这事情挺刺激,突然又被易嬴扑上来猛占便宜,不说生气,至少又羞又窘的心理却立即在图婧胸中占了上凤。易嬴虽然的确在猛占图婧便宜,但他可没空去感受这便宜,双耳一直在竖着偷听皇后在上面的动静。等到皇后只说出一声“大胆”,身体又在易嬴摸捏、蹭揉的怀抱下颤抖起来时。不说是机会来了,易嬴也知道自己这一把赌对了。因为,比起易嬴害怕被人知道自己轻薄了皇后,皇后显然更不想这事情被人知道。或许皇后会想暗地里对付易嬴,但却绝对不会公开对付易嬴。至于皇后会不会暗地里对付易嬴,易嬴并不担心。因为,朝廷中想要暗地里对付易嬴的人多去了,不在乎多皇后一个。何况有丹地、苏三在,还有春兰坐镇少师府,易嬴并不会真去担心什么人暗地里的小动作。所以,在听到图婧带着一丝颤抖的“大胆”训斥时,易嬴虽然停止了脑袋磨蹭,双手却依旧在图婧臀肉上揉捏,脸也凑在图婧胯下发出一声声用力吸气声道:“皇后殿下,卑职的确是大胆。但奈何错过一次,卑职就再没有回头机会了,求皇后殿下怜惜。”“……混,混帐,你这逆臣竟敢叫哀家怜惜,你还想叫哀家怎么怜惜于你,你还不快快放开哀家。”听到易嬴一声重过一声的吸气声,甚至能感到易嬴的呼吸在自己下身所带来的阵阵热气,再加上臀肉上传来的毫不留情揉捏,图婧也被易嬴的大胆惊得花容失色,也是羞得花容失色。…,如果图婧先前不是已觉得被易嬴捏揉胸脯很刺激,如果现在书房中不是只有图婧和易嬴两人,图婧肯定不会允许易嬴继续下去。但图婧能原谅易嬴一次就能原谅易嬴第二次,再加上书房中已没有旁人,图婧也不可能找到求救对象,更不敢让人看到自己被易嬴轻薄的丑事。否则不然易嬴的人头难保,恐怕图婧自己也会被北越国皇帝图韫暗中灭口。因此在训斥易嬴时,图婧就不知不觉带上了一丝哀求声音。听出图婧语气中哀求,易嬴的兴致顿时再次上来了,依旧抱着图婧该做什么的做什么道:“不要,如果皇后殿下不肯怜惜微臣,微臣宁可一错再错也不放开皇后殿下。”“你,你竟敢威胁哀家。”宁可一错再错也不放开皇后殿下?听出易嬴有意威胁自己,图婧也有些惊慌,甚至惊怒了。“微臣不敢威胁皇后殿下,只是皇后殿下既然于微臣还有利益上的需求,为何又不能怜惜微臣。皇后殿下不怜惜微臣,又如何相信微臣真是在为皇后殿下着想。微臣的名声,皇后殿下想必早有所闻,难道只以小小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64章 戴安娜_0威胁,皇后殿下就认为能让微臣死心塌地为皇后殿下效命吗?”。“你说什么?你……啊!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不要……”再次听到易嬴不是辩解的辩解,图婧也不知是不是该要恼怒起来,却有些不忿自己身为国母竟会被一个大臣威胁。可没等图婧继续说下去,易嬴稍一放开图婧臀肉就将她的裙底掀了起来,然后整个人都钻了进去。随着易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图婧亵裤,贴上脸去,图婧先是尖叫一声,然后就满脸羞红地被易嬴抱在站着那里“唔唔!呓呓!”呻吟起来。※※※※※※在现代社会中,不仅女人可以服侍男人,男人同样可以服侍女人。但在北越国这样的古代社会里,却只有女人服侍男人,没有男人服侍女人,更不说用口舌来服侍女人的稀罕事。所以,当易嬴心满意足地将图婧已经有些发软的身体放开时,不等易嬴站起来,图婧就已经有些浑身发软,也是浑身发颤地顺势坐在了易嬴曲起的太腿上。望着图婧满脸羞窘却又不敢望向自己的红润双脸,易嬴就将图婧在怀中抱住,握住图婧丰胸,轻舔着图婧耳朵道:“微臣多谢皇后殿下怜惜,皇后殿下的琼浆玉液乃是天下至美之味也。”“唔!少师大人你太过分了,你这样却叫哀家如何自处啊!”生气?别说这种状况在现代社会都很难让女人板下脸来生气,即便图婧贵为国母皇后,北越国仍是一个男尊女卑社会。所以,对于易嬴竟会用说辩天下之嘴来口舌服侍自己下面,图婧真是有些羞窘得不敢说感动,却又不知该怎么责备易嬴。而自己下身都已经被易嬴用口舌服侍过了,再是被易嬴捏住胸脯、亲吻耳朵说自己蜜液的好话,图婧根本就不敢再望向易嬴。面对这种状况,易嬴知道古代女人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在易嬴轻薄下面时立即在上面咬舌自尽以求名节,二就是破罐子破摔,无可无不可地接受更多过分的事。所以,图婧既然没咬舌,易嬴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一边拉下图婧胸口的绯衣,让两个饱满山峦峰拥而出,易嬴就一边将图婧放倒在书房地面上道:“皇后殿下国色天香,微臣情难自禁。还望皇后殿下莫怪微臣得寸进尺。”…,“唔!你这个死人……,现在还说这话干什么。”不是说耐受不住,而是知道事已至此,再阻止易嬴也没用,图婧就不禁略带哀怨地叹息了一声。叹息自己命运,叹息易嬴大胆。※※※※※※云歇雨散后,易嬴就将白肉一般的图婧抱在怀中,坐在两人翻腾过无数遍的桌案上说道:“皇后殿下,微臣没让殿下失望吧!”“你个死老倌,真是太够劲了!可你怎么现在还说什么微臣。”与其他图氏女子不同,结束与易嬴的欢愉后,图婧并没有特别恼怒,也没有特别兴奋。虽然嘴中刚说过撩动人心的话语,却又很快在易嬴怀中无比温存起来。抚摸着图婧饱满的胸脯,易嬴就亲着图婧的红唇说道:“那娘子你想夫君称你什么?”“讨厌,谁是你母亲子,但你就是不能说自己是微臣。”全然没有图氏女子的做态,也没有皇后的做态,图婧在易嬴怀中就好像一个已得到抚慰的普通女人一样。虽然这让易嬴有些惊奇,但也不会太奇怪。毕竟不说内宫中还有许多嫔妃,便是从北越国皇帝图韫开始去冉丞相中沾花惹草开始,图婧都不知多少日子没有与男性温存过了。易嬴虽然又老又丑,但到了床上,却也是个真正的男人。因此摸捏着图婧身体,易嬴就说道:“那皇后娘子日后还肯怜惜某吗?”。“嗯,要是你敢不常来,哀家绝对不会放过你。”只是男女之欢,只是为了男女之欢,图婧将胳膊紧紧挽在易嬴脖子上说道:“可是少师大人,你说哀家都已经从了你,你却也给哀家说说往后该怎么办好吗?哀家现在实在有些不知该何去何从。”“皇后殿下,那你说如果没有太子还朝,皇后殿下又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吗?”。清楚皇后殿下为什么召见自己,易嬴也不会对图婧的询问感到奇怪。图婧迟疑一下道:“这个,……那哀家更是不知将来该何去何从了。所以,少师大人能不能也给哀家出一个主意!”如果没有太子还朝,继承皇位的即便不是育王图濠、浚王图浪,却也同样是一个与皇后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不像太子继位,皇后至少还是个名义上的太后。轮回剑典-第一卷 剑心 第四十六章 武阁所以比起太子还朝的状况,图婧更清楚如果没有太子,她这皇后的身份只会更尴尬。看到图婧已明白太子对自己的重要性,易嬴也放心说道:“如果皇后殿下能意识到没有太子,皇后殿下的立场将会更难堪,某或许还有个主意。但皇后殿下如果不满太子和大明公主的存在,某就没办法了。”“哀家不是不满,但少师大人当初怎么不将太子交给哀家来带呢?即便是记在哀家名下,也好过哀家不知该怎么去面对大明公主吧!”终于说到这事,图婧言语中就多了一丝幽怨。“皇后殿下此言差矣。”易嬴却亲了一下图婧嘴唇道:“如果将太子寄在皇后殿下名下,皇后殿下能保护好太子吗?所以那不仅太子有难,皇后殿下也会有难。而太子如今即便是寄在大明公主名下,但与内宫中其他妃子所出又有什么不同。”“所以陛下在世时,为了陛下自己的名声,皇后殿下是绝对不用担心自己的皇后地位的。”“因此,皇后殿下若再有什么所望,也应该是为将来所望,为太子登基后所望才对。”…,能在北越国皇帝图韫和大明公主图莲不在位时勉强撑起朝政,图傲世九重天-第四部 铁云补天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试探? 我也试探婧自然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想想便也在易嬴怀中点头道:“那少师大人有何主意吗?”。“很简单,爱护太子,视太子为己出,并以大明公主为尊就行了。”“当然,更要远离朝政。因为比起对朝政的兴趣,大明公主更在皇后之上,所以避开与大明公主冲突,皇后殿下应该能安度余年。”“只是安度余年吗?那将来还有谁记得哀家。”谁还会记得哀家?图婧的话虽然说的极为幽怨,易嬴却看出她不是因对“失去”什么权力而不满,而是生怕被人遗忘。搂着图婧捏了捏胸脯,易嬴说道:“皇后殿下说什么谁会记得殿下,某不是会一直记得皇后殿下吗?不过某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告诉皇后殿下。”“讨厌,谁要你这个死老倌记得了,你还想说什么?”告诉图婧垂帘听政危险不危险?危险。但这总好过图婧被不明真相的人撺掇去反对大明公主。而且以大明公主的能力,易嬴根本不认为图婧知道垂帘听政后又能怎样。找出人来反对图莲?那最多是给大明公主借口清理一批人而已。所以没考虑太久,易嬴就将图莲想要垂帘听政,甚至很可能要当一次女皇上的事情都给图婧说了说。而第一次听说这事,图婧同样在易嬴怀中听得花容失色,身惊胆颤道:“……什?什么?少师大人你说大明公主想当女皇上,这,这怎么能成……”“皇后殿下,知道某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事吗?”。“就傲世九重天-网友上传章节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二章 火烧三千里【第二更!】因为这事不是大明公主想做,而是天英门想要她去做。而且以太子的年纪,以大明公主的岁数,即便大明公主真做了几日女皇上,让女性终于堂堂正正屹立在历史上,最终还不是要还政于现在的太子。”“而且,由于大明公主乃是太子义母,皇后殿下才是真正的国母。因此大明公主若真想垂帘听政,也只得与皇后殿下共同垂帘听政,实行两宫垂帘听政的政策才有可能。”“两宫垂帘听政?哀家也要垂帘听政吗?”。听到自己也要和大明公主一起垂帘听政,图婧顿时就有些不知是喜是忧起来。易嬴说道:“所以,如果大明公主真想顺利垂帘听政,她是必须保证皇后殿下的利益的。”“因此,皇后殿下只要顺从大明公主之意,别说大明公主不会对付皇后殿下,天英门也不会对付皇后殿下,不然那就太过明显了。毕竟天英门只想在北越国试行垂帘听政和女皇之制,并非想要取图氏而代之,不然某又怎会一力顺从?”听到这里,图婧脸色才真正好转起来。因为,如果所有事情都是大明公主一人搞出来的,身后没有一个可以制约大明公主的人,图婧怎么都不会放心。但大明公主身后如果还有一个天英门可供制约,与天英门合作,图婧的利益就能真正保全。因此想了想,图婧说道:“少师大人,既是如此,却不知少师大人可否安排妾身与天英门主一见。如是那样,妾身也答应全力配合天英门在北越国的垂帘听政一事。”“放心,交给某好了。”图婧的配合重不重要,当然重要。因为,图婧如果不是皇后,图婧对天英门的垂帘听政就是无足轻重人物傲世九重天-网友上传章节 第八百五十九章 天才与废材?。但正因为图婧是北越国皇后,图婧在垂帘听政一事上的配合才对天英门尤为重要。因为除非是提前除去图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第一卷 乡 第九二三章 是福不是祸 是祸躲不过(呼唤月票)婧,天英门的垂帘听政不能没有图婧配合。可与图婧已经表示出可以配合的态度下,如果天英门还要强行除去图婧以推行垂帘听政,那还不如直接做皇帝、做女皇更便当。所以不是自信,易嬴绝对相信天英门主愿与图婧见上一面。只是要安排图婧与天英门主见面,易嬴自己却很可能不得不与天英门主再见上一面。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那就有些不好说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两千四百三十四章、芳公子是不是太小看某了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时间已经有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嫂嫂不休夫我们又怎能长长久久在一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安徽生活网 ( 皖ICP备12019396号-5

GMT+8, 2018-12-17 18:10 , Processed in 0.172909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