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GO论坛_安徽生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23|回复: 0

[结婚日记]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二百九十九章、皇家无兄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0 09:4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二百九十九章、皇家无兄弟
“乖,乖乖……”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玩具是什么?不是化妆品和垃圾食品,而是小孩治疗斑秃的偏方,更确切的说是婴儿。这在现代社会与北越国都没什么不同。小孩再小,总有调皮的时候,但婴儿不同,虽然也会拉屎拉尿,但那就是一个可任人随意摆弄的玩具,即便摆弄整整一天都不会厌烦。而在大明公主抱着婴儿逗弄时,茶姑却已换上了一身宫女衣服在外面打扫,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孩子被大明公主抢去一样。然后,大明公主跟前就跪了一个蒙面宫女。两人虽然都蒙着面,眼神中透出的表情却各有不同。大明公主是严厉,蒙面宫女是嬉皮笑脸。对!就是嬉皮笑脸。“你到底说是不说?”逗了两下孩子,图莲就转向跪在地上的宫女低叱了一声,仿佛不愿吓着了孩子一样。蒙面宫女却仿佛丝毫不害怕,依旧笑眼相迎道:“公主殿下,您就别急好吗?反正易少师待会就会过来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与其听奴婢说,还不如听听少师大人怎么说,那样会让公主殿下更高兴的。”“高兴?你说本宫见了那老匹夫会高兴?”蒙面宫女说什么不好,竟然说自己见到易嬴会高兴,图莲立即怒不可遏起来。面对图莲怒气,蒙面宫女却依旧带着兴奋语气道:“那老匹夫当然不会让公主殿下高兴,但禁不住他说的事情会让公主殿下高兴啊!”“本宫要你去淞郡王府干什么的?”不去管宫女态度,图莲的整个人都已愤怒起来。如果不是她小心控制身体情绪,恐怕都会将怀中婴儿吓哭。“当然是监视淞郡王一举一动。”蒙面宫女却丝毫没有自觉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将淞郡王为什么要杀茶姑和这孩子的事情说出来。”虽然太阳还没出来,但天空上却没有一丝云彩,可见今日一定是个大晴天。但即便是在这样的好天气下,说起易嬴时,图莲还是没有任何高兴之处。因为很明显,蒙面宫女不愿将淞郡王为什么想杀自己孩子的事情说出来,肯定也与易嬴有关。何况易嬴还要因此进宫见自己。“都说了这事情与少师大人有关了!等到待会少师大人来了,公主殿下自然就知道了。”蒙面宫女依旧坚持道。“那你还敢说本宫高兴?那老匹夫出的主意就是让淞郡王杀自己孩子,这事也能让本宫高兴?”看着蒙面宫女软硬不吃,图莲也有些费解,自己都是碰到一些什么人啊!为了穆奋的事情,苏三已替易嬴隐瞒过自己一次。可这蒙面宫女没什么原因,居然也要替易嬴隐瞒自己。而且苏三是被易嬴叫着隐瞒自己还好些,这蒙面宫女明显就是为了看乐子,自己想要隐瞒图莲。“那是淞郡王蠢,却不是说少师大人主意不好。”蒙面宫女的声音极其不屑道:“或许等到少师大人将事情说出来,说不定公主殿下也会赞同淞郡王的做法。”“什么?你说本宫会赞同淞郡王杀自己孩子?你什么意思……”没想到蒙面宫女嘴中竟会冒出这样一句话,图莲是真有些生气了。但蒙面宫女却依旧不慌不忙,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让她慌张的事情道:“奴婢没什么意思,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所谓的皇家,不是就为了你杀我、我杀你而存在吗?”。…,“皇家无兄弟,这可是历朝历代的至理名言。”皇家无兄弟?听到这话,大明公主也不再说话了。因为,蒙面宫女虽然是带着一种嘲讽语气在说这话,但不得不说,皇室的确是个亲情最为淡薄的地方。好像淞郡王图迓都会为了某种目的想杀了茶姑和自己孩子一样,这种事情其实在皇室宗亲中并不稀罕,甚至可说屡见不鲜。“公主殿下,少师大人来访?”正当图莲还想继续训斥蒙面宫女时,寝宫外突然又走进一个蒙面宫女禀告道。“他怎么不去上朝就直接过来了?”眉头皱了皱,图莲就自言自语了一句。跪在图莲面前的蒙面宫女却说道:“这当然是因为此事比上朝更重要了。上朝那种事,有什么稀罕的,再说朝上也没少师大人什么事。”“就你多嘴,你们这些人,真是的……”瞪着蒙面宫女抱怨一句,图莲才说道:“让他到书房等候,等本宫上完朝再去见他。”“公主殿下,这样不好吧!这事情真的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哦!晚听一刻钟,公主殿下就会损失很多利益呢!”如同当初撺掇茶姑一样,蒙面宫女又跪在地上开始撺掇起来。见状,图莲神情一怒,立即叱道:“损失很多利益?既如此,本宫先前叫你说,你为什么不说。”“因为,少师大人不将事情说出来,别说奴婢说出来没用,公主殿下知道了也同样没用,只会坐卧不宁荨麻疹饮食治疗、心痒痒地期待少师大人来访。难道,公主殿下就那么喜欢为了少师大人坐卧不宁、心痒难安……”“你还敢说?你再敢胡闹,本宫立即将你赶回山去。”怒叱一声,图莲根本没想到蒙面女人竟敢戏耍自己。不仅身体猛地一震,甚至也将怀中孩子吓得嚎啕大哭起来。※※※※※※因为有苏三带疥疮早期症状领,易嬴这次入宫甚至连通报的程序都给免了,直接就来到了宛华宫前。这不是因为那些宫门守卫都给苏三面子,而是苏三随易嬴出宫时根本就没将宫女腰牌缴回,再加上她又换回了宫女服饰,活脱脱就是被大明公主差着去叫易嬴前往觐见的宛华宫宫女。所以,不仅宫门守卫不敢发话,那些候在宫门前等待入宫上朝的官员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洵王爷图尧堵住了淞郡王图迓,两人一直不知在说些什么,易嬴却不清楚淞郡王图迓怎会在自己临行前都不过来交代一声。但淞郡王图迓的态度固然是让易嬴有些意外,可再次来到宛华宫中,易嬴却真正感到有些奇怪了。因为,不管到了哪里,易嬴见到的那些宛华宫宫女全都是蒙着面的。易嬴不好多问什么,早先曾随易嬴参加过大明公主认亲宴的君莫愁却惊讶道:“苏三,宛华宫的宫女平常都和大明公主一样蒙面吗?”。“不,以前她们从不蒙面,甚至除了奴婢外,宛华宫以前都没什么固定宫女。”与丹地对望一眼,苏三略带怀疑道:“恐怕这些宫女都是奴婢离开后才调入宛华宫的。具体来历是什么,奴婢也不知道。”具体来历?不会都是天英门弟子吧!望着那些随处可见的宛华宫蒙面宫女,君莫愁就有些心生忌惮。因为,易嬴或许看不出来,但身具不错武艺,君莫愁却可明显看出这些蒙面宫女应该都经过很好锻炼。而且,她们虽然一直都好像是在无意义移动,但所经过的地方、所停住的地方,无一不都是一些可以监视全局的宛华宫要地。…,鱼鳞病可以治好吗当然,在苏三、丹地身旁,君莫愁并没有必要将事情说出来。一路来到宛华宫书房,对于没见到大明公主,易嬴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他此前虽然只被大明公主晾在书房一次,但晾着晾着也就习惯了。不过,坐了没多久,易嬴却听到书房外传来一阵扫地声。等到易嬴几人一起望出书房外时,双眼顿时全都怔住了。因为,他们并没有听错,书房外此时正经过一个扫地的身影。那同样是个宫女,不过不仅没有蒙面,而且年纪也偏大。一手拿着笤帚在仔细扫地,一手却还抱着一个婴孩。宫女长像虽然有些普通,但在经常入宫上朝后,易嬴多少也见过一些皇宫中的宫女,知道那些宫女并非个个都是沉鱼落雁之姿。不过不考虑这点,宫女手中竟抱着一个婴儿的事还是让易嬴有些吃惊,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婴儿是打哪来的?难道是大明公主的孩子?未婚先孕这种蠢事也会出现在大明公主身上。可如果不是大明公主的孩子,什么人的孩子才能在宛华宫出现,而且还被抱在一个扫地的宫女怀中。在丹地、苏三眼中同样露出惊讶之色时,君莫愁已经忍不住问道:“苏三,这是什么状况,宛华宫中什么时候也开始有婴儿了。”“这个奴婢也不知道,但这扫地之人……”苏三没有继续说下去,君莫愁却说道:“苏三你认识扫地的人?她也是天英门弟子。”“奴婢不知,但奴婢好像的确在天英门见过她,只是她应该与奴婢不是一个辈分的弟子。”看到易嬴也望过来,苏三很快回答道。这话立即让君莫愁一惊道:“那她应该是苏三你的前辈了,可她为什么会抱着个孩子在宛华宫扫地?莫非宛华宫那些蒙面宫女都是天英门弟子?”“奴婢不知。”这次苏三干脆连答都不答了。易嬴笑道:“君姑娘,这事你就不要着急了,反正这与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与我是没关系?但与你不可能没关系吧!君莫愁虽然没再说下去,但不是说望向易嬴的目光有所改变,而是心中对大明公主的忌惮更深,对大明公主与天英门的合作内容更怀疑。不一会,图莲也在蒙面宫女陪伴下来到了书房前。不过,看到不远处抱着孩子扫地的茶姑,图莲顿时一皱眉道:“茶姑这是干什么,怎么抱着孩子到这扫地来了,她不扫地就不行吗?”。“她不扫地还能干什么?”蒙面宫女幸灾乐祸道:“在郡王府,茶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扫地,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要抱着孩子出去扫地,你说她有选择吗?”。“生完孩子第二天灰指甲治疗方法就要抱着孩子出去扫地?这是真的?”听完蒙面宫女回话,图莲顿时再次气怒起来。因为,淞郡王图迓想痤疮的发病原因杀孩子与茶姑,最多是因为某种利益的突然起意,但他居然让茶姑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要抱着孩子出去扫地,这简直就是不把茶姑当人啊!蒙面女子却兴致勃勃道:“不是这样,茶姑的武艺怎会越扫越高,这可是真正的清净无为呢!”“你还敢在这里幸灾乐祸?”“幸灾乐祸?哪有,我只是羡慕而已……”“羡慕?你再说羡慕试试看,看我明天让不让你也出去扫地。你们这批人,真是的……”…,带着哭笑不得的感觉叱骂两句,图莲总觉得自己对蒙面女子有些没辙。仿佛现在不是她们必须听自己话,而是她们在跟着自己找乐子。等到进入书房,看到与易嬴同时站起来的君莫愁,图莲脸色再次一沉,极为不悦道:“易少师,你不是自己要见本宫吗?”。“公主殿下睿智,但本官今日并不是只为自己之事来见公主殿下。”“坐下再说吧!”想起蒙面女子说的好事,图莲也没立即给易嬴板什么脸色。示意易嬴跟着自己坐下后,这才双眼直视易嬴道:“易少师,听说少师大人昨日在奴隶营大闹了一通是不是。”“公主殿下明鉴,那不是下官在奴隶营大闹,而是粮商周谨太不像话,竟然不好好做生意,却要通过抬价来羞辱下官、羞辱朝廷。因此下官才会气不过,更不敢丢了朝廷颜面,这才狠狠将他教训了一顿,重新为朝廷争得颜面。”“可本宫怎么听说易少师强抢了那粮商一珠宝箱的财物。”图莲继续拿腔拿调道。“珠宝箱在此!为了证明下官清白,下官愿将珠宝箱献给公主陛下。上面封漆还在,下官到现在可还没看过珠宝箱中有什么东西。”一边示意丹地将珠宝箱拿出,易嬴脸上却没有一丝惋惜之情,看到这一幕,君莫愁甚至都瞪大了双眼。当然,易嬴并不是不想将珠宝箱留下,只是他当时已说了是明抢周谨。虽然易嬴估计没人敢因此找自己生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由于事情最后牵扯到乌山营与王爷位的交换,易嬴也不敢私自留下珠宝箱了。图莲同样没想到易嬴会将珠宝箱献给自己,看也没看上面封漆道:“你不后悔?”“有什么好后悔的,最多以后当成是嫁妆再从……”话说到一半,易嬴就没再说下去。这不是易嬴不想说,而是图莲瞪过来的双眼让易嬴不敢再说下去了。等到易嬴闭嘴,图莲却再没提珠宝箱一事,继续说道:“听说昨晚淞郡王去到少师府坐了好荨麻疹的发病原因一会,不知易少师都与淞郡王谈了些什么?”“这事不急,难道公主殿下不想听听下官为什么带君姑娘来此吗?”。虽然不知苏三没有回报,图莲又是怎么知道淞郡王一事的,易嬴仍是按计划开始了自己的说毛周角化治疗药物有哪些辞。“你没听清吗?本官现在想问的是淞郡王的事。”望了君莫愁一眼,图莲虽然不清楚易嬴想要说什么,但比起淞郡王图迓为什么要杀掉自己孩子的事,图莲根本不关心君莫愁来此干什么。易嬴却摆摆手说道:“公主殿下,事有轻重缓急。”“淞郡王那边就是件闲事、小事。但君姑娘这边的却疥疮治疗方法是西齐国如何并入北越国的大事。”西齐国如何并入北越国?突然听到这话,图莲立即明白君莫愁为何会一同在此了。毕竟,在易府第一次看到君莫愁时,图莲就查出了君莫愁的真实身份,顿时脸色一沉道:“易少师,这事是你该插手的吗?别说你打算对本宫说什么,就是你说了,本宫也不会听的。”“公主殿下,或许在以前,北越国朝廷是很难正式去考虑这事,但联系到二郡主那份奏折,公主殿下仍认为不该考虑一下吗?”。“……易少师说那份自己搅出来的奏折?这里面又有什么关系?”…,没想到易嬴竟会将话题突然转到图潋那份奏折上,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好像没想到什么,图莲眼中初期荨麻疹图片顿时也开始有些疑惑起来。易嬴说道:“那公主殿下认为,浚王爷出境立国对北越国是好事还是坏事,浚王爷立国成功对北越国是好事又还是坏事。”“……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通过西齐国对浚王爷使绊子?”愕然惊怔一下,图莲顿时脸色大变起来。不是因为易嬴想对浚王爷使绊子,而是易嬴居然敢对浚王爷使绊子。因为,即便易嬴曾为太子给北越国皇帝图韫泼过污水,但易嬴前面刚给浚王爷出过主意,后面就想给浚王爷使绊子。不说这是不是有些过于反复,如果易嬴给图潋出的主意一开始就不安好心,那不仅是瞒住了太多人,甚至也瞒住了自己。同样道理,君莫愁也是满脸惊色。因为,君莫愁只听易嬴说过浚王图浪应该很欢迎北越国将西齐国纳入版本,后面如果再有什么大的变化,事情可就难说了。或许其他人很难在这事上做什么手脚,但换成易嬴这种好出主意、好乱出主意的人,那就很难保证了。感觉到书房中的气氛在逐渐改变,易嬴却没有太慌张。因为,有些事情即便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想出来的,但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将情况一下说透的。好像易嬴自己,如果不是想着应该给绿云一个交代,他或许也想不到这种更深层次的变化。。,
“乖,乖乖……”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玩具是什么?不是化妆品和垃圾食品,而是小孩,更确切的说是婴儿。这在现代社会与北越国都没什么不同。小孩再小,总有调皮的时候,但婴儿不同,虽然也会拉屎拉尿,但那就是一个可任人随意摆弄的玩具,即便摆弄整整一天都不会厌烦。而在大明公主抱着婴儿逗弄时,茶姑却已换上了一身宫女衣服在外面打扫,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孩子被大明公主抢去一样。然后,大明公主跟前就跪了一个蒙面宫女。两人虽然都蒙着面,眼神中透出的表情却各有不同。大明公主是严厉,蒙面宫女是嬉皮笑脸。对!就是嬉皮笑脸。“你到底说是不说?”逗了两下孩子,图莲就转向跪在地上的宫女低叱了一声,仿佛不愿吓着了孩子一样。蒙面宫女却仿佛丝毫不害怕,依旧笑眼相迎道:“公主殿下,您就别急好吗?反正易少师待会就会过来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与其听奴婢说,还不如听听少师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76章 和华银行新址大人怎么说,那样会让公主殿下更高兴的。”“高兴?你说本宫见了那老匹夫会高兴?”蒙面宫女说什么不好,竟然说自己见到易嬴会高兴,图莲立即怒不可遏起来。面对图莲怒气,蒙面宫女却依旧带着兴奋语气道:“那老匹夫当然不会让公主殿下高兴,但禁不住他说的事情会让公主殿下高兴啊!”“本宫要你去淞郡王府干什么的?”不去管宫女态度,图莲的整个人都已愤怒起来。如果不是她小心控制身体情绪,恐怕都会将怀中婴儿吓哭。“当然是监视淞郡王一举一动。”蒙面宫女却丝毫没有自觉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将淞郡王为什么要杀茶姑和这孩子的事情说出来。”虽然太阳还没出来,但天空上却没有一丝云彩,可见今日一定是个大晴天。但即便是在这样的好天气下,说起易嬴时,图莲还是没有任何高兴之处。因为很明显,蒙面宫女不愿将淞郡王为什么想杀自己孩子的事情说出来,肯定也与易嬴有关。何况易嬴还要因此进宫见自己。“都说了这事情与少师大人有关了!等到待会少师大人来了,公主殿下自然就知道了。”蒙面宫女依旧坚持道。“那你还敢说本宫高兴?那老匹夫出的主意就是让淞郡王杀自己孩子,这事也能让本宫高兴?”看着蒙面宫女软硬不吃,图莲也有些费解,自己都是碰到一些什么人啊!为了穆奋的事情,苏三已替易嬴隐瞒过自己一次。可这蒙面宫女没什么原因,居然也要替易嬴隐瞒自己。而且苏三是被易嬴叫着隐瞒自己还好些,这蒙面宫女明显就是为了看乐子,自己想要隐瞒图莲。“那是淞郡王蠢,却不是说少师大人主意不好。”蒙面宫女的声音极其不屑道:“或许等到少师大人将事情说出来,说不定公主殿下也会赞同淞郡王的做法。”“什么?你说本宫会赞同淞郡王杀自己孩子?你什么意思……”没想到蒙面宫女嘴中竟会冒出这样一句话,图莲是真有些生气了。但蒙面宫女却依旧不慌不忙,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让她慌张的事情道:“奴婢没什么意思,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所谓的皇家,不是就为了你杀我、我杀你而存在吗?”。…,“皇家无兄弟,这可是历朝历代的至理名言。”皇家无兄弟?听到这话,大明公主也不再说话了。因为,蒙面宫女虽然是带着一种嘲讽语气在说这话,但不得不说,皇室的确是个亲情最为淡薄的地方。好像淞郡王图迓都会为了某种目的想杀了茶姑和自己孩子一样,这种事情其实在皇室宗亲中并不稀罕,甚至可说屡见不鲜。“公主殿下,少师大人来访?”正当图莲还想继续训斥蒙面宫女时,寝宫外突然又走进一个蒙面宫女禀告道。“他怎么不去上朝就直接过来了?”眉头皱了皱,图莲就自言自语了一句。跪在图莲面前的蒙面宫女却说道:“这当然是因为此事比上朝更重要了。上朝那种事,有什么稀罕的,再说朝上也没少师大人什么事。”“就你多嘴,你们这些人,真是的……”瞪着蒙大道主-第二卷 第2019章 不落下风【一更求花】面宫女抱怨一句,图莲才说道:“让他到书房等候,等本宫上完朝再去见他。”“公主殿下,这样不好吧!这事情真的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哦!晚听一刻钟,公主殿下就会损失很多利益呢!”如同当初撺掇茶姑一样,蒙面宫女又跪在地上开始撺掇起来。见状,图莲神情一怒,立即叱道:“损失很多利益?既如此,本宫先前叫你说,你为什么不说。”“因为,少师大人不将事情说出来,别说奴婢说出来没用,公主殿下知道了也同样没用,只会坐卧不宁、心痒痒地期待少师大人来访。难道,公主殿下就那么喜欢为了少师大人坐卧不宁、心痒难安……”“你还敢说?你再敢胡闹,本宫立即将你赶回山去。”怒叱一声,图莲根本没想到蒙面女人竟敢戏耍自己。不仅身体猛地一震,甚至也将怀中孩子吓得嚎啕大哭起来。※※※※※※因为有苏三带领,易嬴这次入宫甚至连通报的程序都给免了,直接就来到了宛华宫前。这不是因为那些宫门守卫都给苏三面子,而是苏三随易嬴出宫时根本就没将宫女腰牌缴回傲世九重天-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二十五章 紫晶回春堂!,再加上她又换回了宫女服饰,活脱脱就是被大明公主差着去叫易嬴前往觐见的宛华宫宫女。所以,不仅宫门守卫不敢发话,那些候在宫门前等待入宫上朝的官员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洵王爷图尧堵住了淞郡王图迓,两人一直不知在说些什么,易嬴却不清楚淞郡王图迓怎会在自己临行前都不过来交代一声。但淞郡王图迓的态度固然是让易嬴有些意外,可再次来到宛华宫中,易嬴却真正感到有些奇怪了。因为,不管到了哪里,易嬴见到的那些宛华宫宫女全都是蒙着面的。易嬴不好多问什么,早先曾随易嬴参加过大明公主认亲宴的君莫愁却惊讶道:“苏三,宛华宫的宫女平常都和大明公主一样蒙面吗?”。“不,以前她们从不蒙面,甚至除了奴婢外,宛华宫以前都没什么固定宫女。”与丹地对望一眼,苏三略带怀疑道:“恐怕这些宫女都是奴婢离开后才调入宛华宫的。具体来历是什么,奴婢也不知道。”具体来历?不会都是天英门弟子吧!望着那些随处可见的宛华宫蒙面宫女,君莫愁就有些心生忌惮。因为,易嬴或许看不出来,但身具不错武艺,君莫愁却可明显看出这些蒙面宫女应该都经过很好锻炼。而且,她们虽然一直都好像是在无意义移动,但所经过的地方、所停住的地方,无一不都是一些可以监视全局的宛华宫要地。…,当然,在苏三、丹地身旁,君莫愁并没有必要将事情说出来。一路来到宛华宫书房,对于没见到大明公主,易嬴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他此前虽然只被大明公主晾在书房一次,但晾着晾着也就习惯了。不过,坐了没多久,易嬴却听到书房外传来一阵扫地声。等到易嬴几人一起望出书房外时,双眼顿时全都怔住了。因为,他们并没有听错,书房外此时正经过一个扫地的身影。那同样是个宫女,不过不仅没有蒙面,而且年纪也偏大。一手拿着笤帚在仔细扫地,一手却还抱着一个婴孩。宫女长像虽然有些普通,但在经常入宫上朝后,易嬴多少也见过一些皇宫中的宫女,知道那些宫女并非个个都是沉鱼落雁之姿。不过不考虑这点,宫女手中竟抱着一个婴儿的事还是让易嬴有些吃惊,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婴儿是打哪来的?难道是大明公主的孩子?未婚先孕这种蠢事也会出现在大明公主身上。可如果不是大明公主的孩子,什么人的孩子才能在宛华宫出现,而且还被抱在一个扫地的宫女怀中。在丹地、苏三眼中同样露出惊讶之色时,君莫愁已经忍不住问道:“苏三,这是什么状况,宛华宫中什么时候也开始有婴儿了。”“这个奴婢也不知道,但这扫地之人……”苏三没有继续说下去,君莫愁却说道:“苏三你认识扫地的人?她也是天英门弟子。”“奴婢不知,但奴婢好像的确在天英门见过她,只是她应该与奴婢不是一个辈分的弟子。”看到易嬴也望过来,苏三很快回答道。这话傲世九重天-网友上传章节 第八部 第七百一十六章 极度危机立即让君莫愁一惊道:“那她应该是苏三你的前辈了,可她为什么会抱着个孩子在宛华宫扫地?莫非宛华宫那些蒙面宫女都是天英门弟子?”“奴婢不知。”这次苏三干脆连答都不答了。易嬴笑道:“君姑娘,这事你就不要着急了,反正这与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与我是没关系?但与你不可能没关系吧!君莫愁虽然没再说下去,但不是说望向易嬴的目光有所改变,而是心中对大明公主的忌惮更深,对大明公主与天英门的合作内容更怀疑。不一会,图莲也在蒙面宫女陪伴下来到了书房前。不过,看到不远处抱着孩子扫地的茶姑,图莲顿时一皱眉道:“茶姑这是干什么,怎么抱着孩子到这扫地来了,她不扫地就不行吗?”。“她不扫地还能干玩美房东- 第二百二十六章 人活一口气什么?”蒙面宫女幸灾乐祸道:“在郡王府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77章 各取所需,茶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扫地,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要抱着孩子出去扫地,你说她有选择吗?”。“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要抱着孩子出去扫地?这是真的?”听完蒙面宫女回话,图莲顿时再次气怒起来。因为,淞郡王图迓想杀孩子与茶姑,最多是因为某种利益的突然起意,但他居然让茶姑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要抱着孩子出去扫地,这简直就是不把茶姑当人啊!蒙面女子却兴致勃勃道:“不是这样,茶姑的武艺怎会越扫越高,这可是真正的清净无为呢!”“你还敢在这里幸灾乐祸?”“幸灾乐祸?哪有,我只是羡慕而已……”“羡慕?你再说羡慕试试看,看我明天让不让你也出去扫地。你们这批人,傲世九重天-第四部 铁云补天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双雄之碰撞!(三)真是的……”…,带着哭笑不得的感觉叱骂两句,图莲总觉得自己对蒙面女子有些没辙。仿佛现在不是她们必须听自己话,而是她们在跟着自己找乐子。等到进入书房,看到与易嬴同时站起来的君莫愁,图莲脸色再次一沉,极为不悦道:“易少师,你不是自己要见本宫吗?”。“公主殿下睿智,但本官今日并不是只为自己之事来见公主殿下。”“坐下再说吧!”想起蒙面女子说的好事,图莲也没立即给易嬴板什么脸色。示意易嬴跟着自己坐下后,这才双眼直视易嬴道:“易少师,听说少师大人昨日在奴隶营大闹了一通是不是。”“公主殿下明鉴,那不是下官在奴隶营大闹,而是粮商周谨太不像话,竟然不好好做生意,却要通过抬价来羞辱下官、羞辱朝廷。因此下官才会气不过,更不敢丢了朝廷颜面,这才狠狠将他教训了一顿,重新为朝廷争得颜面。”“可本宫怎么听说易少师强抢了那粮商一珠宝箱的财物。”图莲继续拿腔拿调道。“珠宝箱在此!为了证明下官清白,下官愿将珠宝箱献给公主陛下。上面封漆还在,下官到现在可还没看过珠宝箱中有什么东西。”一边示意丹地将珠宝箱拿出,易嬴脸上却没有一丝惋惜之情,看到这一幕,君莫愁甚至都瞪大了双眼。当然,易嬴并不是不想将珠宝箱留下,只是他当时已说了是明抢周谨。虽然易嬴估计没人敢因此找自己生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由于事情最后牵扯到乌山营与王爷位的交换,易嬴也不敢私自留下珠宝箱了。图莲同样没想到易嬴会将珠宝箱献给自己,看也没看上面封漆道:“你不后悔?”“有什么好后悔的,最多以后当成是嫁妆再从……”话说到一半,易嬴就没再说下去。这不是易嬴不想说,而是图莲瞪过来的双眼让易嬴不敢再说下去了。等到易嬴闭嘴,图莲却再没提珠宝箱一事傲世九重天-第四部 铁云补天 第六部 第三百零八章 九劫乱,生死劫前!,继续说道:“听说昨晚淞郡王去到少师府坐了好一会,不知易少师都与淞郡王谈了些什么?”“这事不急,难道公主殿下不想听听下官为什么带君姑娘来此吗?”。虽然不知苏三没有回报,图莲又是怎么知道淞郡王一事的,易嬴仍是按计划开始了自己的说辞。“你没听清吗?本官现在想问的是淞郡王的事。”望了君莫愁一眼,图莲虽然不清楚易嬴想要说什么,但比起淞郡王图迓为什么要杀掉自己孩子的事,图莲根轮回剑典-第一卷 剑心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战乱起本不关心君莫愁来此干什么。易嬴却摆摆手说道:“公主殿下,事有轻重缓急。”“淞郡王那边就是件闲事、小事。但君姑娘这边的却是西齐国如何并入北越国的大事。”西齐国如何并入北越国?突然听到这话,图莲立即明白君莫愁为何会一同在此了。毕竟,在易府第一次看到君莫愁时,图莲就查出了君莫愁的真实身份,顿时脸色一沉道:“易少师,这事是你该插手的吗?别说你打算对本宫说什么,就是你说了,本宫大道主-第二卷 第468章 强用至宝也不会听的。”“公主殿下,或许在以前,北越国朝廷是很难正式去考虑这事,但联系到二郡主那份奏折,公主殿下仍认为不该考虑一下吗?”。“……易少师说那份自己搅出来的奏折?这里面又有什么关系?”…,没想到易嬴竟会将话题突然转到图潋那份奏折上,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好像没想到什么,图莲眼中顿时也开始有些疑惑起来。易嬴说道:“那公主殿下认为,浚王爷出境立国对北越国是好事还是坏事,浚王爷立国成功对北越国是好事又还是坏事。”“……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通过西齐国对浚王爷使绊子?”愕然惊怔一下,图莲顿时脸色大变起来。不是因为易嬴想对浚王爷使绊子,而是易嬴居然敢对浚王爷使绊子。因为,即便易嬴曾为太子给北越国皇帝图韫泼过污水,但易嬴前面刚给浚王爷出过主意,后面就想给浚王爷使绊子。不说这是不是有些过于反复,如果易嬴给图潋出的主意一开始就不安好心,那不仅是瞒住了太多人,甚至也瞒住了自己。同样道理,君莫愁也是满脸惊色。因为,君莫愁只听易嬴说过浚王图浪应该很欢迎北越国将西齐国纳入版本,后面如果再有什么大的变化,事情可就难说了。或许其他人很难在这事上做什么手脚,但换成易嬴这种好出主意、好乱出主意的人,那就很难保证了。感觉到书房中的气氛在逐渐改变,易嬴却没有太慌张。因为,有些事情即便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想出来的,但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将情况一下说透的。好像易嬴自己,如果不是想着应该给绿云一个交代,他或许也想不到这种更深层次的变化。。,
相关的主题文章: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九百四十四章、汝能帮什么忙?
  
   佞-第一卷 《风起》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汝说圣母皇太后又该如何自持
  
   佞-第一卷 《风起》 第六百八十五章、挡路者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安徽生活网 ( 皖ICP备12019396号-5

GMT+8, 2018-12-16 02:49 , Processed in 0.11430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